記者眼丨那些工作帶我進入的精彩世界

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徐琳玲 日期: 2020-01-07

感謝這份工作,讓我有機會可以全力以赴,并領略到“相對論”的精彩與美

“如果有機會采訪愛因斯坦,你想和他談些什么?”這是我在2019年出的個人自選集時選用的標題。其實,那是我剛進入這一行時,我的領導、大胡子詩人楊子老師拋給我們這些年輕記者的問題。

“你不該是去和他交流他的小愛好——譬如拉小提琴的心得;你也不該浪費時間去追問他的婚外情和八卦。不,不,不,你是要去和他談相對論的。那才是關乎愛因斯坦最核心、最重要的問題?!按蠛赢敃r目光炯炯,來回掃視著我們這幫青澀的新鮮人。

他的話音剛落,我倒抽了一口冷氣,多么艱難的挑戰!——作為一個興趣廣泛如八爪魚的知識青年,我在學生時代就花時間啃過霍金的通俗科普讀物《時間簡史》。好吧,我不得不承認自己讀得非常吃力——好像覺得自己已經理解了,然后又感覺自己好像沒有完全理解。

這些年,我因著工作涉獵了不少專業領域:經濟學、歷史學、人類學、建筑學、政治學和政治哲學等等。真要感謝工作,一直催促著我無法偷懶,不停地看書、思考、實地調查、向專業領域人士請教。

我本來就是一個興趣廣泛的家伙,但是要和這么多領域里最優秀的人們坐下來討論他們的“相對論”,真正理解他們傾注全部心智和情感的“E=MC2”。這幾乎是個mission impossible。

我對自己的要求只能是——在有限的時間里,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以進入對方的“量子世界”。

在見到曾摘得建筑領域最高獎項普利茲克獎的王澍老師前,我差不多把建筑學領域的書,從安藤忠雄、貝聿銘、柯布西耶到路易斯·康、懷特等大師的都研讀了一遍。如果堆在一起的話,估計有七八十本,其中包括個人自述、畫冊、設計圖紙和手稿、他人研究他們的書籍。此外,還有因著各種機會到實地看大師們的建筑作品,以及和建筑專業朋友們的交流和討論。

這既是為工作所做的準備,也是個人極大的精神享受——我一直以來就對建筑和建筑學感興趣,但過去只是浮光掠影,從來沒有如此集中、專注地“進入”到這個領域,去理解空間、結構和設計,工程技術和藝術的結合,建筑和外部自然歷史環境的關系,以及建筑和社會、時代之間的復雜勾連和相互影響。

記得采訪王澍時,他很直率地說:我所提出的問題讓他感覺“有真正的討論價值”。他太忙了,雖然有時會為了工作需要不得不面對媒體。但于他而言,沒有價值的采訪是巨大的生命浪費。

有時候,我會覺得我的工作是在大眾和社會精英之間搭建起一座理解的橋梁。

今年個人最受鼓舞的,是一位知名歷史學家對我工作的肯定——他說我是他見過記者里最聰明和最用心的。

這個評價顯然帶有鼓勵“后進”的成分——我肯定不是最聰明的,但在準備采訪和寫作時,我還算盡力。

站在2019和2020年的節點,我想借《記者眼》專欄說一句話——感謝這份工作,讓我有機會可以全力以赴,并領略到“相對論”的精彩與美。

畢竟,在這世界上,還有什么事比發現上帝創世的奧秘和美更加令人興奮的呢?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
你的評論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4期 總第622期
出版時間:2020年02月27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
粵ICP備10217043號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
聯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
足球比分网188